您现在的位置: 遂宁市纪委监察委>> 教育预防>> 廉政文化>>正文内容

琵琶弦上说相思

   来源:光明日报    发表时间:2019年02月18日 14:12

白居易在《听歌六绝句》中说:“管急弦繁拍渐稠,绿腰宛转曲终头。诚知乐世声声乐,老病人听未免愁。”《绿腰》是唐代着名的大曲,备受当时人的喜爱。据传唐贞元年间,乐工进献新曲。乐曲清新委婉,德宗非常喜爱,但嫌去掉太长,于是命乐工节录其中的精彩部分进行演奏,故名《录要》。《录要》又被叫作《绿腰》《六幺》《乐世》。白居易在《杨柳枝》中说:“六幺、水调家家唱,白雪梅花处处吹”。    

  关于《绿腰》的演奏,唐代元稹专门写了一首《琵琶歌》。为元稹弹奏此曲的乐师叫李管儿,他是唐代着名琵琶家段善本的弟子。  

  琵琶曲起,“猿鸣雪岫来三峡,鹤唳晴空闻九霄。逡巡弹得六幺彻,霜刀破竹无残节。幽关鸦轧胡雁悲,断弦砉层冰裂。” 琵琶声像江峡猿啼,在三峡落雪的山峰间回荡;像晴空鹤唳,响彻云霄;像带霜的利刃,劈破竹节;像绝塞孤城的胡雁,哀泣悲鸣。像亘古的冰层,戛然一声巨响,冰面急速破裂。  

  在《琵琶歌》中,诗人用“月寒一声深殿磬,骤弹曲破音繁并”来写快弹和重弹,用“因兹弹作雨霖铃,风雨萧条鬼神泣”来烘托弹奏时的氛围,用“低回慢弄关山思,坐对燕然秋月寒”描绘弹奏时的情态,用“百万金铃旋玉盘,醉客满船皆暂醒”来夸张弹奏的效果。  

  与元稹酷爱琵琶一样,唐代还有一位名人也非常喜欢琵琶,那就是白居易。唐宪宗元和十年,白居易被贬为九江郡司马。第二年秋季的一天,送客到湓浦口,夜里听到船上有人弹琵琶。听那声音,铮铮铿铿有京都流行的声韵。探问这个人,原来是长安的歌女,曾经向穆、曹两位琵琶大师学艺。后来年纪大了,红颜退尽,嫁给商人为妻。于是命人摆酒叫她畅快地弹几曲。她弹完后,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,说起了少年时欢乐之事,而今漂泊沉沦,形容憔悴,在江湖之间辗转流浪。白居易离京调外任职两年来,随遇而安,自得其乐,而今被歌女的话触动,突然感怀自己被降职的事。于是撰写一首长诗——《琵琶行》赠送给她。  

  歌女出场时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她转紧琴轴,拨动琴弦,试弹几声,未成曲调情已有。轻轻地拢,慢慢地捻,一会儿抹,一会儿挑。初弹《霓裳羽衣曲》接着再弹《六幺》。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。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。” 琵琶声一会儿像花底下宛转流畅的鸟鸣声,一会儿又像水在冰下流动受阻,艰涩低沉、呜咽断续。又像愁思幽恨黯然滋生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突然“银瓶乍破水浆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。曲终收拨当心画,四弦一声如裂帛。” 东船西舫的人们都静悄悄地听着,只见江心之中映着白白的秋月的影子。此情此景,白居易脱口而出,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!”  

  琵琶得名于演奏时的右手技法。弹奏琵琶时主要使用两种技法:向前弹出去叫批,向后挑起来叫把,所以最初时人们就叫它批把。汉代刘熙《释名·释乐器》:“批把本出于胡中,马上所鼓也。推手前曰批,引手却曰把,象其鼓时,因以为名也。”。后来,为了与当时的琴、瑟等乐器在书写上统一,便改称琵琶。  

  按照《隋书·音乐志》的记载,汉魏时期,西域乐人经“丝绸之路”从印度把五弦琵琶带入了中国,开始在中原地区盛行,后来又流传到南方地区。  

  琵琶发展史的第一个高峰是北齐时,曹氏琵琶家族是当时的杰出代表,曹妙达在北齐时因善弹琵琶被封王,到了隋朝后又被封为宫中乐官,在太乐教习琵琶技艺。  

  唐代是琵琶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。当时上至宫廷乐队,下至民间演唱都少不了琵琶,甚至两军对垒,也以琵琶作为馈赠礼物,“两军相见醉琵琶”,当时也产生了许许多多的琵琶诗词,“凉洲七里十万家,胡人半解弹琵琶”。琵琶是当时极受欢迎的乐器,在乐队也处于领奏地位。唐代后期,琵琶从演奏技法到制作构造都得到了很大发展。演奏技法上最突出的改革是由横抱演奏变为竖抱演奏,开始用手指直接弹,而不再用拨子演奏。琵琶构造方面也有了最明显的改变,主要是由四个音位增至十六个(即四相十二品)。同时它的颈部加宽,下部的共鸣箱由宽变窄,这样便于左手按下部音位。由于形制的大胆改革,琵琶演奏技法得到了空前的发展,涌现出大量的琵琶演奏者和乐曲。世居长安的曹保,其子曹善才,其孙曹纲,都是着名的琵琶演奏家,备受世人推崇。曹纲演奏时,右手刚劲有力,“拨若风雨”。而与之齐名的裴兴奴则左手按弦微妙,“善于拢捻”,因此当时乐坛有“曹纲有右手,兴奴有左手”之誉,以及号称“琵琶第一手”的康昆仑和“佛殿乐师”段善本。  

  唐代杜佑《通典》:“……然吹笙、弹琵琶、五弦及歌舞之伎,自文襄以来皆所爱好,至河清以后传习尤盛。”在敦煌壁画中,有20多个洞窟中画有五弦琵琶。唐代诗人对五弦也特别偏爱,他们在许多诗歌中描绘着五弦琵琶的妙响。白居易在《五弦弹》长诗中写道:“五弦弹、五弦弹,听者倾耳心寥寥,赵壁知君入骨爱,五弦一一为君弹。第一第二弦索索,秋风拂松疏韵落。第三第四弦泠泠,夜鹤忆子笼中鸣。第五弦声最掩抑,陇水冻咽流不得。五弦并奏君试听,凄凄切切复铮铮。”此诗对丰富的弦音描绘得非常细致入微、淋漓尽致。可惜,到了宋代时这种五弦琵琶逐渐被四弦琵琶所取代。  

  正如晏几道所说:“琵琶弦上说相思,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”琵琶轻弹,相思委委,人们就这样被一步步牵引着,相思千年。(作者:邵凤丽,系辽宁大学文学院民俗学专业副教授)